核心期刊學術咨詢服務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學術論文 > 文史藝術論文 > 楊貴妃在唐詩中的多重形象

楊貴妃在唐詩中的多重形象

來源:核心期刊咨詢網位置:文史藝術論文時間:2020-06-01 09:5812

  摘要:楊貴妃作為一個真實的歷史人物,其生命的傳奇性與戲劇性使她走入了文學視野,成為唐詩的一大題材。而對楊貴妃的形象,唐人卻有著不同的看法,或贊詠,或諷刺,或同情,或反思,這些共同組合成了文學領域中的楊貴妃。楊貴妃在唐詩中的多重形象實際上就是唐代詩人對歷史的不同態度的縮影,反映了他們對歷史的反思與感慨。
 

青海民族研究

  關鍵詞:唐詩 楊貴妃 《長恨歌》 《麗人行》 《清平調詞三首》

  作者:劉曉青

  楊貴妃作為從“開元盛世”到“安史之亂”這段唐朝由盛轉衰的歷史關鍵人物,她的絕代風華,她的傳聞逸事都成為唐詩的一大題材。關于她形象的書寫意蘊豐富、多種多樣,這與詩人所處的時代、詩人自身的境遇、當時的社會風氣息息相關。

  一、贊詠:絕代佳人,傾國傾城

  縱觀唐詩,只有李白的《清平調詞三首》①是側重于表現楊貴妃的美貌,并且呈現完全的贊美與欣賞的態度。這既與李白本人浪漫的創作風格有關,也與李白當時的政治處境掛鉤。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其一)

  一枝紅艷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斷腸。借問漢宮誰得似,可憐飛燕倚新妝。(其二)

  名花傾國兩相歡,長得君王帶笑看。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闌干。(其三)

  這三首詩將楊貴妃的美貌展現到了極致,云霧、花朵、水露、春風……種種世間的美景都用來形容眼前的美人,極盡比喻襯托之事,貴妃的美貌已經難以正面去描繪,只能用種種物象去靠近去形容,一位傾國傾城的佳人躍然眼前。李白筆下的楊貴妃是豐腴的、絕美的、柔軟的,是盛唐的明珠,帶著盛唐的氣象,高貴而美麗。也只有在李白的筆下,楊貴妃才是健康的,是生機勃勃的,在這之后,詩人對楊貴妃的關注點就不再是她的美麗與高雅,楊貴妃的形象就開始轉變了。

  二、批判:紅顏禍水,禍國殃民

  從開元盛世到安史之亂,唐朝從此重病不起,唐玄宗與楊貴妃的情事與這場政治變動重合了起來,楊貴妃似乎成為唐朝的褒姒、妲己,文人騷客們的心理落差與悲戚之情便化作對楊貴妃的批判落于紙上;其中最為典型的當屬杜甫的《麗人行》: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麒麟。頭上何所有?翠微盍葉垂鬢唇。背后何所見?珠壓腰衱穩稱身。就中云幕椒房親,賜名大國虢與秦。紫駝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盤行素鱗。犀箸厭飫久未下,鸞刀縷切空紛綸。黃門飛鞚不動塵,御廚絡繹送八珍。簫鼓哀吟感鬼神,賓從雜遝實要津。后來鞍馬何逡巡,當軒下馬入錦茵。楊花雪落覆白蘋,青鳥飛去銜紅巾。炙手可熱勢絕倫,慎莫近前丞相嗔!

  全詩沒有一處直接寫楊貴妃,而是選取了楊國忠與虢國夫人的地下情事為題材,極盡筆力從虢國夫人的容顏、神態、肌膚、身材、衣服首飾、飲食、社交等方面描繪了虢國夫人的美貌與權勢,以外貌之美反襯內心之丑,隱含自身對政局的看法,也表現其對楊貴妃“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的裙帶關系的不滿,委婉但暗含指責批判。

  這一傾向的詩作還有李賀的《過華清宮》:

  春月夜啼鴉,宮簾隔御花。云生朱絡暗,石斷紫錢斜。玉碗盛殘露,銀燈點舊紗。蜀王無近信,泉上有芹芽。

  李賀這首詩是其經過華清宮時的一些感慨,連用十四個意象,營造出一種亦真亦幻、亦實亦虛的景象,將華清宮的荒涼展現得淋漓盡致,并展開奇特的想象,將唐玄宗慌忙出逃的窘態呈現出來,一句“蜀王無近信”借古諷今,辛辣且深刻。而造成這一切的都是因為唐玄宗專寵楊貴妃,那“玉碗”中的“殘露”點出了唐玄宗耽于美色,不務朝政以致國家命運改寫,充滿了詩人的批判與感慨。

  安史之亂讓大唐元氣大傷,生靈涂炭,而文人與民眾需要有一個人為此買單,接受批判,在男尊女卑的男權思想和皇權至上的封建思想的雙重影響下,楊貴妃對國家命運與政治局勢的影響力被不斷拉大、神化,最終成為亡國之禍水,安史之亂的潰敗原因也被簡單地歸為唐玄宗沉溺女色,不務朝政。

  “華清宮”“馬嵬坡”等與楊貴妃息息相關的地點都變成了詩人筆下辛辣的諷刺詩作,楊貴妃的美貌是帶來災禍的根源,如同古代的褒姒、妲己,一笑便國破家亡。最為著名的詩作當屬杜牧的《過華清宮絕句三首》:

  長安回望繡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其一)

  新豐綠樹起黃埃,數騎漁陽探使回。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來。(其二)

  萬國笙歌醉太平,倚天樓殿月分明。云中亂拍祿山舞,風過重巒下笑聲。(其三)

  詩人通過三首絕句,以小見大地反映歷史現實,抓住與貴妃有關的三件史實“荔枝”“霓裳曲”“胡旋舞”,這在杜牧的眼中都是楊貴妃魅惑帝王致使國運衰敗的罪證,如其一,通過不斷的推移景物,用細節去展現歷史的真實,小小的一顆荔枝與勞民傷財的奔波形成巨大反差,諷刺之意不言而喻,褒貶之意自在畫面當中。

  楊貴妃的罪責真的有如此之大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將亡國大罪推到一個后宮嬪妃身上顯然是不合理的,對楊貴妃美貌的贊賞在國家動蕩后轉化為對女性美貌的恐懼,而皇權社會不允許他們對君主進行譴責,楊貴妃就成為替罪羊,沒有話語權,沒有反駁的機會,只能接受指責與謾罵。

  三、同情:癡情女子,無辜后妃

  對貴妃形象的另一種書寫便是著重于她與唐明皇愛情的悲劇性,表現了楊貴妃的癡情。其中值得一提的便是白居易的《長恨歌》:

  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仨恍Π倜纳,六宮粉黛無顏色。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云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1 [2]

  推薦閱讀:《青海民族研究》(季刊)創刊于1989年,是由青海民族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學院主辦的民族學類學術刊物。

文史藝術論文發表流程

文史藝術論文發表流程-核心期刊咨詢網
論文發表咨詢

相關論文閱讀

期刊論文問答區

文學歷史優質期刊

省級期刊、國家級期刊、核心級期刊快速發表,文史藝術論文發表就找核心期刊咨詢網

最新期刊更新

精品推薦